2009年4月9日 星期四

玉琳國師傳 - 11 - 金刀剃下娘生髮

 


玉琳國師傳


 


《第十一章–金刀剃下娘生髮》


 


嚴寒的冬天去後,穿梭射箭似的時光不停的在前進,這又是百花齊放的春天了。到處的枝頭都是增添了綠意,到處的原野都是燦爛的深紫與金黃。


 


玉琳這一天早上起來,做完功課,向師父天隱老和尚以及客堂裏的知客師和糾察師請了兩天的假,預備趕去千華庵參加王小姐的出家大典。


 


自從去冬翠紅見了玉琳之後,把玉琳的話轉告給王小姐,說如要見面的話,除非等到她決意出家的時候。


 


在這一段期間,王小姐和玉琳曾有數度的信札來往,每當翠紅把王小姐的芳箋送給玉琳的時候,玉琳看到那些像行雲流水的言詞,看到她出家堅決的意志,心中也非常歡喜,因為他覺得王小姐畢竟是一個「認識迷途歸覺路」的人!


 


起初,王小姐要玉琳參加她出家的儀式,玉琳也曾再三的推辭過的,他也知道王小姐是深具善根,但王小姐終究也是一個人,他們過去曾行過結婚大典,曾同拜過天地,而現在王小姐出家,雖是一件解脫煩惱的可喜大事,但是,在舉行出家儀式的情形之下,多情善感的王小姐,可能又要引起傷感。加之,王小姐決定她終身大事而行出家的隆重典禮,她的父母和一些親戚都會在座,那時候和他們見面又該說些什麼話呢?他想到這些,曾決意不擬參加,可是,王小姐又非要他看著她出家不可,剃度的師父,她一定要玉琳慈悲接受。玉琳推辭不了以後,覺得師兄玉嵐說的話不錯,度人就要度到底,所以只得勉強的承認。


 


在玉琳預備從寺中動身的時候,心中曾為穿的服裝打算了一會。他有一套王小姐送給他的棉僧袍,這件棉僧袍不但是新的,而且質料也好,可是現在是暖洋洋的春天,棉僧袍早就脫去了。就算現在的氣候還可以穿棉僧袍,玉琳也不會穿這件衣服去參加的。他除此之外,再沒有第二件可以像樣的僧衣了。不過,玉琳並不是因為沒有體面的衣服而著急,即使有的話,他也決不會穿的。他以為在這種典禮場合之下,如果穿一件新衣服,故意裝飾得美觀,使別人見了,還以為自己有什麼企圖。僧人有僧人的本色,他這一天特意的穿了一件破衲襖而起程向千華庵去了。


 


玉琳到了千華庵的時候,已經有很多的人進進出出,寺門口站了四個丫鬟迎接賓客,這些丫鬟都是王小姐的父母因為她出家而買來服侍她的。今天,就叫她們招待來賓。


 


當玉琳正要跨進寺門,這四個丫鬟把他從頭上一直到腳下打量了一翻,都嬌聲似的申斥道:『你是那裏來的和尚?』


 


『呵!我是從磬山崇恩寺來的!』玉琳無意的看了看這四個女孩子。


 


『你是磬山崇恩寺來的?是不是玉琳師父叫你先來報信的?玉琳師父怎麼到這時候還不來?』原來這些丫鬟看到年輕的玉琳,看到他穿了這破舊的衣服,都誤會的把他當為玉琳的侍者!


 


玉琳給她們這一問,起初真弄得瞠目結舌好一會,跟後他就知道這是她們的誤會。她們以為聽說玉琳是堂堂的萬金和尚,萬金和尚那裏會穿這樣破舊的衣裳,玉琳因此心下就想道:這些女孩子為什麼看人時都看衣服的好壞而不看其他的一切,假若把一套皇上的龍袍穿在木頭人的身上,她們將來是不是就會和木頭人結婚呢?


 


玉琳又再這樣的想著:人生本來是和演戲一樣,只要裝扮一下,時而做人的子女,時而又做人的父母。她們既然把我看成是玉琳師父報信的侍者,我何不就照她們所吩咐的扮演一番呢?


 


玉琳這樣一想,因此就隨口回答道:


 


『玉琳師父大概就來了吧!是不是會嫌誤了時間呢?』


 


『既然玉琳師父馬上來,你就不要嚕囌罷!』四個丫鬟中有一個叫做翠玉的丫鬟傲慢的說:『這時相爺和一些來觀禮的親友以及各處來的大和尚在客廳上談話,小姐給我們的翠紅姐姐服侍在後樓休息,你可不要隨便亂跑,這裏有一間小房子,你到那裏面去坐一會!』翠玉說後,還用手望左面的那間小房子指了一下。


 


玉琳沒有再說什麼,他以為向這些人再多說些也沒有用的,他只有為這些丫鬟悲嘆,已經做人的奴隸了,但還不知道慚愧,自以為好像很榮耀的樣子,這是多麼可悲哀的事!


 


玉琳走進那間小房子,舉目一看,原來這是一些茶房僕人睡覺的地方。


 


玉琳盤起腿子,閉目靜坐起來。


 


玉琳靜坐在這間小房子中,沒有人理睬他,也沒有人倒一杯茶給他吃。一會,那個叫翠玉的丫鬟走來說道:


 


『我們的小姐叫翠紅姐姐來問你們的玉琳師父怎麼到這時候還不來?』


 


『我不知道,這要問你們才對!』玉琳回答。


 


『玉琳師父是怎樣吩咐你來的呢?』


 


『他說來就來了,他沒有吩咐過人!』玉琳又再老老實實的回答。


 


『你真是一個很笨的和尚!』翠玉丫鬟,和當初的翠紅一樣,仗著宰相府中的權勢,擺出她們可憐的臭架子,很輕視的譏罵玉琳。


 


翠玉走了以後,玉琳看看她的背影,不覺悲嘆道:『這就是人類自以為是的聰明!』


 


過了一會,那個傲慢的翠玉又來了,他向玉琳說道:


 


『和尚!我們的小姐派翠紅姐姐來問你的話,你趕快出來!』


 


玉琳毫無表情的走出那間小房子。


 


翠紅一看到玉琳,趕快跪下來就是一個頭:


 


『師父!原來你早就來了!』現在的翠紅,受玉琳人格的感召,和覺悟後小姐的教誨,她對佛教的規矩,真是懂得很多了。


 


『來了也不久,在這裏休息一會也好』。


 


翠紅轉過臉來看看四名小丫鬟:


 


『師父駕臨,你們都不好好迎接招待,還要說沒有來,我替你們告訴小姐,看你們如何交代!』翠紅以她的老資格,把幾個新來的丫鬟嚇得低頭無語,全身顫抖不停。


 


『這不怪她們,她們不知道我來,是我沒有告訴她們的名字。』玉琳把過失往自己身上一攬,解圍著說。


 


『師父!小姐等急了,趕快來吧!』翠紅想起了焦急著的小姐。


 


『不!』玉琳說:『讓我先去見一下王相爺才好。』


 


翠紅帶著玉琳向客廳走去。


 


『師父,你今天怎麼穿著這件破爛的衣裳?』翠紅看見玉琳這件破爛的裝束,也不禁低低的向他問道。


 


『衣服不過是遮羞和禦寒,穿好穿壞都是一樣。一個人要重在德性和人格上修養,衣履的好壞,與德性人格一點關係沒有。而且,我身上的這件衣服還很好,穿了還不到五年。』


 


『今天因為是小姐出家的隆重典禮,相爺雖沒有發帖子請客,但來觀禮的貴賓並不少。穿破舊的衣服,那終是有點不體面。』翠紅很不以玉琳的說法為然。


 


『你的話不錯,世人都歡喜金玉其外的!』玉琳幽默的也是附和著說,他以為在這種場合之下,是不宜高談闊論。


 


翠紅帶著玉琳經過佛殿時,玉琳到佛殿裏向佛像頂禮三拜。他這時注意看了看千華庵的建築,真是夠得上富麗堂皇,王宰相在三個月中為他的愛女修建這座尼庵,的確是費盡心機。


 


玉琳見到王宰相的時候,場面並不怎樣尷尬,他把玉琳和客人們一一的介紹以後,他還稱讚玉琳說道:『一個出家學道的人,能甘於淡泊,財利不能惑動其心,真是可佩!』


 


那些貴賓聽完王宰相的話,有的對玉琳投射過來敬重的目光,有的懷疑似的多看了玉琳幾眼。玉琳坐了一會,翠紅在旁邊扮著鬼臉,玉琳當作沒有看到的樣子,並未起身去和小姐相會。


 


舉行剃度典禮的時間到了,所有來參加王小姐出家儀禮的人都集中在佛殿中,王小姐跪在中央的蒲團上,玉琳站立在她的前面,手上拿了剃頭刀,等到二邊的出家僧尼們唱好香讚後,在王小姐的頭上剃了三刀,並且向王小姐說道:


 


第一刀:斷除一切惡


 


第二刀:願修一切善


 


第三刀:誓度一切眾


 


玉琳說後,又由二邊的出家師父們唱道:


 


金刀剃下娘生髮,


 


除卻塵勞不淨身,


 


圓頂方袍僧相現,


 


法王座下大丈夫。


 


當王小姐的烏絲一根根的落到地上的時候,玉琳的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王小姐則低著頭一動也不動,在觀看著的那些貴族的婦女,倒個個都掉下了眼淚,本來,見到別人能剃髮出家,正是離苦得樂的好事,應該要歡喜羨慕才對,可是,他們口頭上都說得好聽,王小姐的出家,能夠從此去過清淨自在的生活,這都是她的善根深厚。而女人畢竟是女人,當她們親見到王小姐落髮的時候,卻又眼淚鼻涕的連聲嘆氣,為王小姐不去享受所謂紅塵之福惋惜起來,女人有很多的心思真是別人很不容易了解的。


 


玉琳對於王小姐的落髮出家,從他的臉上雖然看不出什麼表情,而他的心中可又不無感慨,玉琳的年齡雖然很輕,世故雖然不深,但他始終對於年輕的女孩子出家是不同意的。自己因為沒法把陷落在愛情漩渦中的王小姐救出,所以才從沒有辦法中開出這條路來。同時,在玉琳的心中,對於王小姐的出家,也寄予一個很大的希望。因為在他覺得,佛教僧團中擁有極大多數的出家的女人,她們名義上雖然是都做了覺世救人的釋迦牟尼佛的弟子,而她們本身卻好像沉迷在糊塗的夢中,她們大多數在寺院中除了早晚課誦以外,很少關心佛教,怎樣讓佛教興盛流傳在世間?在她們八識田中根本就沒有這一粒種子。即使極少數的有關懷到佛教存亡的熱忱,也都以為挑擔如來家業的責任應該由比丘去負,所以,一千多年來的中國佛教裏那些光輝燦爛的歷史,大都是比丘們寫下來的。比丘尼是中國社會女性群中的一份子,中國女性的地位沒有和男性平等,佛教界的女眾也常會遭受人們的幾分歧視。佛教的制度沒有把比丘尼列入和比丘同等的地位,做比丘尼的也從沒有說為自己的地位來奮鬥爭取!現在,玉琳對王小姐的希望,希望她能像一隻白鶴似的在雞群中站起來,因為以王小姐的聰明才智,加上先天的環境,很可能為佛教以及為她們的本身,做一點轟轟烈烈的事業來,所以他才提議她出家,他把對她的一念愛心擴展到整個佛教身上去,推到整個女眾的身上去。


 


王小姐在剃髮的時候,低著頭,閉著眼,她很想看看玉琳,意思是告訴他:「你看我畢竟是出家了!」她心下這樣想,但她給佛殿上隆重莊嚴的氣氛壓得不敢有所表示,她這時心中分辨不出是悲是喜,她唯有覺得自己出家是玉琳指示的,今天能如願以償,他像釋去了一付重擔子,為了世間上畢竟都是苦,為了她還愛玉琳,這只有勇敢的去迎接新的生活,做一個佛化的新人。


 


王小姐出家大典舉行過以後,玉琳替他取的法名叫做「醒群」,意思是今日的王小姐,不但是自己能夠覺醒,而且將來她也能令別人覺醒。王小姐接受法名以後,給人攙扶到靜室中去休息,她招呼翠紅去好好的招待玉琳,當眾貴賓要去的時候,務必要請他留在這兒幾天,她還有很多的問題要請教他。翠紅當然聽小姐的吩咐,可是玉琳竟因此差點兒蒙受了不白之冤!


 


 


 


 


 


 


釋大寬合十 分享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釋大寬 合十


1 則留言:

  1. 能夠出家真的有很大的福氣勒~

    回覆刪除